“POS机之王”上市:曾把支付宝踩在脚下

来源:牛头财经(ntcaijing)

作者 树高

如果你对“收单”很熟悉(持卡人在银行签约商户那里刷卡消费,银行结算),一定会知道有一家“独角兽”公司,交易规模第二、交易笔数第一、品牌知名度第一。

该公司承揽的业务中,无论是刷POS机付款或者套现,还是交水费电费物业费,甚至是交通罚款……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横空出世之前,几乎所有的第三方支付都能游刃有余覆盖的即视感。没错,它就是拉卡拉

而今,拉卡拉这家“收单狂魔”也要上市了,创业板即将迎来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POS机之王”上市:曾把支付宝踩在脚下,创始人地位不亚于雷军

一、根据招股书,拉卡拉在2016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25.6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净利润分别是3.26亿元、4.64亿元、6.06亿元。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拉卡拉的营收和净利润在2018年发生了爆发式增长,营收的增长幅度在104%,净利润的增长幅度则约为31%。这可能是屡次IPO遇阻的拉卡拉此番被“放行”的一个重要原因——业绩爆发式增长。

(创业板IPO条件: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一千万元,且持续增长;或者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五百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五千万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均不低于百分之三十。)

拉卡拉能够顺利完成业绩上的“路演”,其“独门绝活”收单业务功不可没。得益于拉卡拉在收单市场的高活跃度(数据显示,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拉卡拉成功将POS机变成了自家的“印钞机”。

2016-2018年,拉卡拉全年收单业务和个人支付业务交易规模分别合计超过1.60万亿、2.34万亿、3.94万亿。收单部分收入在2016年-2018年所占公司营收比重分别为49.58%、85.15%、89.29%。

简单来说,拉卡拉凭借其交易费用低廉的POS机积少成多,“刷”出了全年九成的业绩。在这一点上,拉卡拉的市占率和客群稳定性足以让第三方支付市场上立刷,瑞和宝,通付,渥刷,随行付等试图分一杯羹的“小弟”们望尘莫及。

“POS机之王”上市:曾把支付宝踩在脚下,创始人地位不亚于雷军

二、美中不足的是,拉卡拉的业绩高速增长的背后也埋藏着隐患:2016年~2018年的收单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5.47%、55.4%、42.24%,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

看到这些,熟悉财务的投资者可能不难理解为什么2018年全年营收大增一倍的同时净利润却只能增加三成: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在逐年下滑。对于这一点,拉卡拉的解释是“受渠道服务机构分润水平提升的影响”。

说到这儿,混迹支付圈的老手都应该很明白是什么意思,POS机的代理是有推广激活奖励和返佣的,为了抢占市场高地,培养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拉卡拉提高分润水平,自然会造富一部分做推广的服务机构或个人,而“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也显而易见,拉卡拉的成本支出逐年上升。这一点上,拉卡拉走的路和滴滴美团当年为了抢占网约车市场地盘而提高司机补贴的做法如出一辙。

比起收单业务的高增长,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可就相形见绌了。2016年到2018年的个人支付业务收入分别为13205万元,9488万元和10788万元……看似“稳健”,但占比应收已经由5.16%缩减到了1.90%,个人支付业务增长的乏力显而易见。

在这一点上拉卡拉的确没有太多值得责难的地方,毕竟这个时代有支付宝,还有微信,两大移动支付工具的横空出世极大地丰富了老百姓的支付方式,同时也联袂垄断了我国整个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市场——支付宝以53.71%的市场份额占据头把交椅,微信支付以38.82%位居次列,两者合计占据92.53%的市场份额。(数据来源于《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3季度》)

数据是用来佐证现实的,不用劳神你也能想到,动动手指头就能完成的事,还有多少人会为了充个话费,缴个水费跑到专门布设了拉卡拉的便利店去凑热闹呢?拉卡拉即便再进行产品革新,再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抵御互联网移动支付趋势的力量。

除了盈利能力的下滑,拉卡拉在企业管理运作上似乎也存在令人诟病的地方——五险一金缴纳不规范!在这一点上,拉卡拉倒也没躲躲闪闪,而是在招股说明书上“供认不讳”,勇气可嘉。毕竟第三方支付行业大家都懂,普遍存在以业绩论“英雄”而漠视员工合法个人权益的现象。

笔者当年也曾跑过移动支付公司,除了运营支撑部门人资管理还比较规范之外,业务部门的员工很多都是社保不齐全的。行业乱象需要整治,今年国家对社保缴纳规范问题的重视程度也有明显提升,拉卡拉为了冲刺IPO,想必也认识到了自己存在的内控缺陷,已经在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

“POS机之王”上市:曾把支付宝踩在脚下,创始人地位不亚于雷军

三、回顾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就像绝大多数拟上市公司一样,曲折而漫长。2016年谋求通过借壳西藏旅游上市未果,2017年再度冲击科创板,又因“申请文件不齐备”被否,直到2018年才受理,2019年才审批成功。

功夫不负有心人,拉卡拉的坚持终有收获。这一波收获的不仅仅是手持拉卡拉股权的众多私募和战略投资者,还有资本市场那熟悉的背影——联想控股,其持股的比例甚至超过了30%。

针对联想控股为股权结构上的“实控人”,发审委也对拉卡拉提出了质疑,要求拉卡拉解释“联想控股为实际控制人的原因及合理性”。但拉卡拉在招股说明书上的回答也很有意思,大意是:我们没有实控人!某想对我们的经营方针和重大事项决策没有实质性影响!

看来,两者的关系并不如绯闻中那般密切。也许联想只是单纯的战略投资者,拉卡拉的运转,真正有话语权,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董事长孙陶然。

2005年,孙陶然与有道创投、雷军等共同出资创办乾坤时代,这正是拉卡拉的前身。时至今日,雷军依然持有1.132%股份。与大名鼎鼎的雷军相比,低调的孙陶然可能不那么为人熟知,但提到上市公司蓝色光标,看过315晚会的投资者都会觉得如雷贯耳:没错,时至今日市值高达120亿的咨询顾问上市公司——蓝色光标,创始人之一正是孙陶然。

搞便民金融服务起家的孙陶然有着光鲜而丰富的履历:担任过民政部下属四达集团广告部总经理,创办过《生活速递》高尚社区直投杂志,也曾因“商务通”的营销案例被北大、中欧等商学院列入过教材。不过其最成功的杰作还是拉卡拉。

“POS机之王”上市:曾把支付宝踩在脚下,创始人地位不亚于雷军

在21世纪初银行支付大行其道之际,孙陶然抓住了第三方支付的风口,通过不遗余力推广POS机支付迅速攫取大量客户资源,并在政策放开的2011年一举拿下《支付业务许可证》,可谓稳扎稳打,步步为赢。证照齐全后,客流驱稳的拉卡拉又开始把目光瞄向增值金融业务开展双主业“试水”,如今,剥离金融业务的拉卡拉支付业务也成功实现了上市。

作为万众瞩目的“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即将在创业板和投资者见面。不过对于这个所谓“第一”的归属权问题,相信港股上市公司汇付天下有话要说。(2018年6月,同样做POS机“第三方支付”的汇付天下,登陆港股主板上市,抢在拉卡拉之前,成为中国乃至亚洲“金融支付领域第一股”。)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当年头顶“第一”头衔荣登港交所的汇付天下,上市首日便以高开低走,跌11.73%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首秀,此后的两个多月更是狂跌至腰斩,一蹶不振。

汇付天下在资本市场的糟糕表现给众多看好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前景的投资者足足泼了一盆冷水。恐怕此番拉卡拉的上市也会使吃一堑,长一智的投资者们多一份谨慎,少一份盲目乐观。

但小编觉得今时今日,股市的基本面和风险偏好均已经不同以往,拉卡拉作为高业绩弹性,稀缺性和题材想象力兼具的第三方支付“独角兽”会在我老A演绎出怎样的剧本,值得我们期待。

抢沙发

评论已关闭!